鉴湖之畔看转型—绍兴以治水促产业和城市转型升级纪实

2015年09月21日 08:40:58

绍兴是一座水“做”的城市。

它伴水而生。在城区,水域面积占了近15%。从空中看绍兴城,水在城中,城在水上。

它由水而名。一部绍兴发展史,就是一部治水史。大禹、马臻、贺循、汤绍恩,这些名字,无不因治水而闪闪发光、名垂青史。

它因水而文。“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度镜湖月”,“山阴道上行,如在镜中游”,水中随便一“捞”,便是名人逸事、诗词华章。

它靠水而富。占了绍兴工业经济半壁江山的纺织产业,就是由水而生、依水而兴。

水,曾给绍兴带来荣耀,带来财富,但也带来压力。

如今,如何寻回往日水乡风光,打造现代江南水城,成了绍兴人的新使命。

清三河促环境转型

临近中秋,天高气爽。

记者来到位于绍兴城西的鉴湖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现场,坐船看河。窗外凉风习习,水声潺潺,5公里长的水岸绿地上,诗成廓,桥如画,顿生“做个绍兴人真好”的感觉。

在绍兴城东,这种幸福感变得更为强烈。在繁华的迪荡商圈中,静静地卧着一个占地1700多亩的湖。湖面如镜,西侧倒映的是世茂天际中心等高楼大厦,东侧照出的是绿树、繁花、画桥构成的江南风光。

从卫星地图上看,绍兴给人印象最深的,就是蓝色的水域,或成条,或成片,或大或小,晶莹透亮。

这是老祖宗留给绍兴人的财富。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,在全省乃至全国同类城市中,极为少见。

但拥有的,往往容易忘记珍惜。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,绍兴人在推进工业化特别是发展纺织业的过程中,挥霍了老祖宗的这一财富,造成水质恶化。

近年来,绍兴市委、市政府一届接着一届干,持之以恒实施“清水工程”“五水共治”。特别是今年喊响“誓夺大禹鼎”的口号以来,全市上下同欲,以破釜沉舟的勇气,铁腕治水。

“绍兴如不把水治好,上对不起祖宗,下对不起百姓,叫我们情何以堪!”绍兴市委书记陈金彪提起治水,情真意切,语气凝重。

欲治河,先摸情。年初,绍兴各地对黑河、臭河、垃圾河(简称“三河”)进行地毯式摸排。市水城办出动无人机,对平原河网进行拉网式“体检”。

“我们还开通了‘绍兴河长’微信公众号,发动群众用‘随手拍’形式举报,让‘三河’处于‘人民战争’的汪洋大海中,无处藏身。”绍兴市水城办副主任孙炎松告诉记者。

截污纳管战役,在全市各地打响。记者在柯桥区漓渚镇洞桥村老街河看到,河坎边,挂着一条长长的管道。该镇城建办主任陈飞解释,为截住入河污水,他们对镇里已有的地下排污管道进行延伸扩展,对不适宜开挖地下管道的老街,就铺设了这种“壁挂式”管道,十分管用。

记者在绍兴城乡巡河,发现“河底朝天”的情形比较普遍。施工人员手持水枪,为裸露的河床“洗澡”,墨黑的泥浆,则被抽入船内运走。该市水利局工作人员说,全市有近千条河列入清淤计划。

有道是“流水不腐”。为让水动起来,绍兴市区从曹娥江引水入城,每天引入城内的水达80多万立方米,相当于半个月可换一次河水。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围湖养鱼,是水乡农民代代相传的生活方式,但养殖对水体破坏较大。为此,绍兴市开展了水面“清养”行动。东湖镇水产村干部告诉记者,养鱼是村民收入的一大来源,但为保护水体,只好全面“清养”。今年来,该村已清除网箱450多亩,河蚌400多亩。

“在绍兴,河长制管理,越来越动真格了!”该市水城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有两件事最近在绍兴颇受热议。一件是,诸暨市市长因自己管辖的河道发现垃圾,被扣了“河长保证金”,并在当地媒体上毫不留情公布。

(下转第二版)

(紧接第一版)另一件事是,柯桥区700多名机关干部,纷纷到出生地、外婆家报到,“寻回孩提时代的河”,要求与当地河长一起,把当年的风景“找”回来。

经过不懈努力,今年上半年,绍兴水质持续好转。21个省控以上断面水质,有76.2%达到三类以上,同比提高23.8%。曹娥江、浦阳江两大主要河流,出境水质达到三类。

“镜湖月”,一天一天在明亮起来。

抓治水促产业转型

绍兴市在对河道“体检”的过程中发现,低端的产业才是最大的病灶所在。

水里的问题,得先从岸上治起。

为此,绍兴市实施“重构产业,重建水城”战略,以抓治水促转型,逐步创出以治水为突破口、推进转型升级的组合拳,一套套、一组组、一遍遍地打,打出绍兴发展的艳阳天。

绍兴的“三缸”文化(“酒缸、酱缸、染缸”)在全国赫赫有名。但就总量来说,非“染缸”莫属:这儿两天半生产的印染布,可绕地球一圈。

是水,孕育了绍兴的“染缸”;而“染缸”,却对绍兴的水带来了伤害。随着印染产业不断壮大,这个“结”越缠越深、越缠越紧。

为解开这个“结”,绍兴市以壮士断腕的勇气,对印染产业实施“大手术”。

于是,绍兴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产业迁徙拉开序幕。柯桥区近百家印染企业与政府签约,开始向该区滨海绿色印染集聚区集结。眼下,有40家企业已经在集聚区落地。

产业集聚,会不会使分散污染变成集中污染?“不会!”率先在此落户的“迎丰印染”老总徐亦根回答得很干脆。因为搬到集聚区的印染企业,大都“鸟枪换炮”,利用搬迁机会,以进口的、耗水量小的设备取代原来的老设备。

“现在我没有后顾之忧了。”徐亦根呷了一口茶,显得很轻松。为了“迎娶”印染企业,柯桥在印染集聚区内,新建了日处理40万吨的江滨水处理公司,又引进龙德环保污泥处理厂。企业主不用再操心污水和污泥两大头痛的问题了。

绍兴有200多家印染企业,那不搬的怎么办?该市毅然甩出“三张卡”:刷卡排水、刷卡排气、刷卡排泥,倒逼企业升级。在市环保局,记者见证了这些卡的厉害:IC卡内储存了企业每个月的核定排水量,当卡内“余额”为10%时,黄灯亮起;一旦“余额”为零或COD排放浓度超标,排水阀门会被“咔嚓”一声关闭,企业只能停产。

落后产能和低小散企业,也是水污染元凶,绍兴市对它们决不手软。上半年,全市共淘汰319家落后产能企业;有5963家低小散企业和作坊得到整治。

有破更有立。最近,绍兴市把高端纺织、先进装备制造、绿色化工材料、金属制品加工、生命健康、文化旅游、信息经济、现代住建,作为重点提升发展的八大产业,力争通过3到5年的努力,形成千亿级中高端产业集群。

可喜的变化,在古越大地发生。大唐袜业、柯桥纺织等传统产业,借助创意设计,正在向高端领域进军;新昌“日发精机”等为代表的装备制造业,已进入了飞机零部件生产领域;以“宝业”等为代表的现代住建业,以住宅产业化先行者的姿态,登上了行业高峰;古城旅游,也借治水机遇,再次发力。

一些地方更是从治水中觅得商机。今年来,诸暨市引进了中国水环境集团、北京“碧水源科技”、“浙江国机重工”等大企业,在参与“五水共治”中,做大做强环保新产业。

绍兴市经信委提供的数据表明,今年上半年,绍兴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占工业总产值比重已达30.2%,比去年同期提高1.9个百分点。

建水城促城市转型

乌篷欸乃,桨声灯影;枕河而居,以舟代步。这是老绍兴人的集体记忆。

近日,在城市广场码头,记者欲乘乌篷船去鲁迅故里。一位姓周的船老大摇摇头,略显失落。他说,过去大河朝天,船随便可过。但现在,有的河段被水泥板盖牢了,船撑不过去。

绍兴人的集体记忆,如烟云般在历史的天空中慢慢淡去。

那么,绍兴市提出“重建绍兴水城”,是要寻回这种集体记忆吗?

秋风送爽的一个下午,记者到位于绍兴城北的镜湖新区寻找答案。

镜湖是绍兴城市的绿心、核心,处于越城、柯桥、上虞三区之间。水,是这个新区最为宝贵的资源。70平方公里的区域,水域面积占了22%。绍兴市正在这里建设现代水城的核心区。

记者沿梅山江行走,水波涟漪,鲜花吐蕊,忍不住放慢了脚步。新区管委会建设局负责人告诉记者,在梅山江两侧走,确要放慢脚步,因为它就是“城市慢生活游步道”,以“慢品、慢行、慢游”为特色。

在水域面积2.5平方公里的[央] [茶]湖边,记者看到,这里野鸭成群,白鹭纷飞,惊叹在繁华都市中,竟然还能留得住如此野趣。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宋国兴说,在湖边的环境整治和景观提升中,我们不搞大拆大建,以“民撤房留”、“民留房留”等方式,保护水乡原生态。

镜湖现代水城示范区,目前正在谋求水域间的连通。有两条从梅山江通往高铁北站的水上线路已经打通。“从高铁北站下车,以后你可以选择打‘船的’回家,梅山江边200只泊位的游艇码头即将动建。”宋国兴说。

绍兴古城的水系也在逐步打通,重塑“山、水、城、人”关系的新篇章已经揭开,“水中有船、岸边有人、沿途有景”的集体记忆正在恢复。记者在鉴湖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现场看到,这儿有鉴湖诗廊,有画桥秋水。不少市民在江岸漫步,观景、觅诗、赏画,怡然自得。

“水网纵横人自在,古韵新风最江南。”绍兴市新近出台的城市发展战略纲要,把“江南生态宜居水城”作为城市定位之一。

该市规划局的一位专家告诉记者,目前,绍兴三区围绕古运河、杭甬运河、曹娥江、钱塘江四大河流,东浦、安昌、柯桥、斗门、丰惠五大古镇,及[央] [茶]湖、青甸湖、迪荡湖等九大湖区的水域框架,构建起“依山面海达四方,大珠小珠落玉盘”的总体格局。

 

来源:浙江在线

  绍兴,一个“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”的江南水乡典范,一个“水清岸绿、天蓝气净、城水相融、人水相亲”的现代水城,正在向我们大踏步走来!




标签:春联 温情